SunnyYulia

【诚台】《永夜》五十句(整理)

城市房间:

给 @如梦初时 的五十句,正好整理出来就放在这里吧。

                                                

1.他像棵树,挺拔、可靠、安全,无论什么时候回头,你都能看见他扎根在那里,无言无语,下自成蹊。于是再不安再浮躁的心,也会慢慢安定下来。

 

2.我们明家人,一生都在渴望着家的温暖、家的团聚,却在不断地失去与破碎。而时隔这么多年,当一切尘埃落定,我没想到会在遥远而寒冷的北国,找到这么一点归宿感。

 

3.他把我推开一点,扶定我的双肩,黑暗中,他那双沉着坚定的眼睛仿佛会发光,披荆斩棘一直看进我的心里:“我们也没死。明台,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4.他抱着小囡,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敞亮,我记忆中只有那年除夕夜他和我一块猜酒令的时候才露出过这样毫无顾忌的笑容,我内心一动,情不自禁就说:“阿诚哥,你以后,一定是个好父亲。”

 

5.“三十多岁的人了。”他说,眉毛扬一扬,眼角弯一弯,一个非常宠溺的笑容,“三十多岁的人了,吃饭还跟个小孩一样。”

 

6.我那时太天真,总想着这一辈子,只要有一个难题能难住这个人,我就赢了。然而我竟然从来没想过,赢了,又能怎样呢?

 

7.他没什么反应,目光远淡地望着河面,冷风吹拂着他的鬓角,在薄得近乎透明的阳光下,我突然发现,那里竟然参杂了丝丝白色。

 

8.他默默地站在我身后,定定地望着镜子中的我。那专注到快要燃烧起来的目光中,有我能明确感受到的欣赏、赞叹、喜悦,但同时,也有我一丝读不懂的凉意,仿佛火焰中颤动的一缕风。

 

9.然而,在这无边无际的永夜里,却突然出现了一抹明黄。仿佛一盏奔跑的小桔灯,由远及近地照耀过来。

 

10.“明台,”他放柔了语气,声音飘在我的耳畔,如一朵轻盈的云,“你别担心,无论阿诚哥以后结不结婚,都不会丢下你和囡囡的。”

 

11.我边跑边回头看,明诚也不追,站在那里,脸从花束中露出来,竟有一丝微微的红。

也许是被盛夏的夕阳染的。

 

12.他离我很近。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举动,竟然需要离得这么近。近在眼前的是他的睫毛,根根分明地垂着,遮盖着他明亮的眼睛。

 

13.车轮咯吱咯吱地碾过落叶,我像小时候那样,自然而然地环住明诚的腰。和年少时比起来,他明显结实了许多,隔着那么厚的衣服,我也能感受到他腰肌的张力,这突然让我有了一种安全感,仿佛只要搂着这个人,无论到哪里都不用害怕。

 

14.明诚凝视着我的眼睛,眸色变幻不定,许久没有说话。在我以为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时,他突然开口:“我要一枝柏树枝。”

“柏树枝?”这是再平常不过的植物了,在莫斯科更是遍地都是,我问,“它有什么特别吗?”

“没什么特别。”明诚淡淡地笑着收回目光,“只是它不聒噪、很长久,也很忠贞。”

 

15.他站在画板前,原先那种紧绷的挺拔感忽然消失了,整个人变得随性而放松。他端着颜料盘,左看右看,仿佛是漫不经心地随便涂抹,但不一会儿,一幅风景,或是一张肖像就成形了。

 

16.温暖的灯光下,他的脸上泛起动人的红晕,小囡坐在他的怀里跃跃欲试要去吹那根红蜡烛,而赛琳则站在一边给我们倒酒。

此情此景,多像曾经我拥有过的那个除夕夜啊!

多像一个家啊!

这几乎真的就是一个家了!

 

17.果然人是可以抵御伤痛的,只要时间足够长,温暖足够多,只要自己足够强大。

 

18.而这时,明诚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坚定而直接地触碰到我的手,我感觉手心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下意识地就要抽回。

但他握得非常紧,仿佛要将毕生的力量传递给我一般。

他握着我的手,凝视着我的眼睛,沉声说:“明台!向前看!坚强点!”

 

19.可最后,所有的坚持竟然顶不过明诚给我写来的一封邀请信。

我兴致勃勃地去了,又意兴阑珊地回来。

他与大哥的世界,我已经插不进了。

 

20.明诚。我在心里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一道雪亮的白光如同盘古开天地后的第一缕光线,照进了我混沌的大脑,有些东西再也无处可藏。

爱始鸿蒙,情如初光。

 

21.明诚要做的事,哪怕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他也会做,拼了他这条命他也会来救我。

但如果他真的因此丧命,我觉得我也活不长了。

 

22.他仿佛听见了我的呼唤,猛地瞪开了眼睛,但很快又闭上了。

然后,我听见他从胸膛里发出仿若叹息的一声:“明台,快跑!”

 

23.我一时冲动,竟脱口而出:“阿诚哥,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24.我的心像被雪冻住了似的,已经没有了知觉,但面上却轻轻地笑了一下:“阿诚哥,我谁也不要,一辈子陪着你好不好?”

 

25.他的嘴唇,就如同某种铁灰色的卵石,冰冷、坚硬,不知道吻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26.会不会是我前世欠他太多,今生才要用这有罪的爱情来偿还。是不是前世我欺骗了他,离开了他,把他一个人丢在永恒的孤单里,今生才要让我也尝一尝这求而不得的滋味。

 

27.而明诚却仿佛没有察觉到我的失态,继续说道:“我爱他也很久很久了。他就像我生命中的光,温暖、明亮、美好、耀眼,虽然不可触碰,更不可亵渎,但只要想到他,想到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也是充满希望的,是值得我为之奋斗下去的。”

 

28.我内心一阵汹涌澎湃的冲动,极想就这样低头吻住他。这辈子,他有没有被深爱的人吻过?!

 

29.我含糊地哼了一声,扶着桌脚慢慢地站了起来。

然后我说:“明诚,我想要你。”

 

30.“不!”明诚的胸膛激烈地震颤着,“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你觉得你可以选择,是因为有其他人放弃了自己选择的权利。”

 

31.我就站在日月交替的明暗之间,突然想到了过去在欧洲留学时读到的泰戈尔的一首诗——“我的白昼已经完了,我像一只泊在海滩上的小船,谛听着晚潮跳舞的乐声。”

 

32.我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中远去。他走起路来还是那么挺拔、坚定,大步流星。

纵有不舍,但亦能决断。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明诚。

 

33.大哥爱读的诗歌都是家国天下山河日月,颇为大气磅礴,而明诚念的这首诗,虽也有铁马冰河的铿锵,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哀伤,仿若大雪落在心上,倏然无痕,空留一丝寒凉。

 

34.明诚又沉默了,我们默默地站在不停滴水的楼檐下,看黑暗中大雨倾城。

 

35.他穿着深蓝色的大衣,戴着黑色的皮手套,行姿挺拔利落,如暗夜一般悄然而至。

 

36.明诚低声说:“有些人,是暗夜行者,注定要在黑夜里行走,给别人带来光明。这是他们的使命。”


37.如果可以,我真想这样与他坐化成两尊石像,从此不问世事纷争,只相顾无言,直到地老天荒。

当然,这只是妄念。

 

38.黑暗中,他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睛,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他就这样看着我,说:“如果这次任务能顺利完成,你完好无损地回来,我就告诉你答案。” 

 

39.我是全身心地相信明诚的。这个时候,别说是去地下室,哪怕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毫不迟疑。我坚信,只要跟在明诚身边,他就一定能带我逃出生天。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信心了,而是一种信念,是过去无数次类似的经历在我内心深处扎根的信念。

 

40.“明台……”明诚按住我的手,突然做了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举动。

他猛地把我压入水中,隔着湍急的水流,深深地吻住了我。

这个吻,是烈火、是深雪、是流星,是沙暴,是这世间一切极致的美与痛。他紧紧地压着我的手臂,十根指头如烙铁般烙印进我的肌肤,我的骨血,我的灵魂,而他的舌头,与他的心脏同样柔软而滚烫的舌头,就在我的口里,我的心里,我的世界里搅弄风云。我的眼睛,我的泪水,我的胸膛憋得快要爆炸,我马上就要爆炸了,我宁愿就在这一刻死去,与他一起,不入地狱,也不升天堂,上穷碧落下黄泉,就在这茫茫人世间做两个孤魂野鬼。

 

41.这一刻,我的恨比爱更甚。

如果我有一把枪,这个时刻,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抱紧他,击穿他和我的胸膛。

 

42.明诚最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松开了手:“明台,活下去。”

我像一具行尸走肉被漩涡吸入了深潭,汹涌的水流瞬间淹没了我。机关顺势关闭,我的头顶一片漆黑,再没有光线,也没有明诚的脸,就如同,永恒的黑夜。 

 

43.在那高耸入云的城头之上,我看到很像明诚的那个人,金冠玉带,红袍加身,风华绝代。可是他的眼睛却失去了一个王者应有的锐利和坚定。他茫然失焦地望着远方,猎猎寒风不断地扑打他的脸上,仿佛潮水扑打着千年不移的礁石。

 

44.“是因为我前世欠了他这样的债吗?我承诺一定会从战场回来,却让他苦等千年。”

 

45.果然,大哥沉默片刻,轻声道:“他甚至比我更爱你,是那种,与众不同的爱。”

 

46..泪水滴落在画中的河流,不知起了什么化学反应,竟浮现出一行细小的行书字体。

那是明诚的笔迹,虽然潦草,我亦认得清楚。

他写道:“报国是我高尚的信仰,而你,是我世俗的幸福。”

 

47.阿诚哥,你输了。在你赢了我那么多年后,终于输给了我一次。

我才是真正的英雄。

你看我,多么地了不起!

 

48.他那俊朗、深刻、笑起来微微荡漾的脸啊,仿佛一枚爱情的徽章,别在了我心上。

 

49.他从来没有变过,明天真是乱说,他哪里老!他永远是我最最俊朗挺拔的阿诚哥,穿着蓝色的大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动着温柔而盛的光芒。

 

50.初秋的风,吹动着小路上的梧桐树叶,吹动着我们的额发。我们屏息静气地看着彼此,仿佛在三生镜中看着自己的灵魂。

而灵魂,终于相认了。

 

评论

热度(372)

  1. 诗酒趁年华城市房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