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Yulia

【凯歌】老伴儿(春晚倒计时甜饼)

二斤情丝绕:


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不负责任脑洞
别当真
距离凯歌举世瞩目の铜矿还有近两个小时
糖已经多到不用张嘴都砸到脑袋上
这个小甜饼根本没他俩甜,我认输

就是想写点什么而已,深深深深的祝福一下
祝等一下的直播一切顺利,祝两只宝宝新的一年平安顺遂,快乐美满

祝亲爱的菇凉们新春快乐,一起静待凯歌😍😍😍

————

“师父……我没听错吧……”

小周脸都绿了。怎么第一年参与春晚直播就碰到这种事儿……

导播老李可是老江湖了,不过刚刚也差点把耳机扔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调备播带!”

“哦!好,好!”

啪啪几下键盘,不到五秒钟信号已经切到了备播带上。

小品开始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老李舒了口气。“行了,切回来吧。”

又是几下键盘。之后小周也擦了擦汗。

“师父,你说刚才观众会不会都没听出来有问题?反正说的也挺顺口的。”

老李拿着手里的台本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以为观众傻吗?你知道多少人看春晚吗?怎么会听不出来?”

小周不死心,把刚刚《在此刻》唱完之后的那段串词又调出来看了一遍。

完美,真完美,这俩人调动气氛的能力好强,他们一下场给现场观众拜年,整个演播大厅好像都提升了三格亮度,虽然我小周只是个坐导播台的糙汉,此刻也相信了颜值即正义,般配即真理啊。吉祥话说了一大圈之后,是胡歌的词儿,要通过跟王凯的对话介绍下一个小品节目《老伴儿》。只见他喜气洋洋地看着王凯。

——“哎老伴儿我问你,每年春晚你最期待的是什么节目?”

小周特意把耳机音量调升了几格,又听了五遍。

半播音腔半生活腔,字正腔圆,眉开眼笑,字字清晰。

好吧,师傅说得对,全国人民都听见了。

可是乍一听起来并没有任何别扭的地方是怎么回事……

刚才急着调备播带的信号没注意后面发生了什么,这会儿他又接着播放了后面的镜头,简直有点不敢想象,王凯他要怎么接啊……

播放键一点,只听王凯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最期待的就是语言类节目。”

接得超级自然,声音低沉又欢快,连一秒钟的惊讶犹疑都没有。

王凯的心理素质这么强大?还是他也没有听出来有什么不对……

小周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脑袋还有自己的世界观。猛烈晃了晃头,开始准备重播时的信号。每一年出现失误的镜头或者某句台词他们都会换成备播带的版本插进去,丝毫看不出拼接痕迹来。这就两个字的差别,很好调整。于是全国观众不管再看多少遍也看不到刚才那一幕了,而刚刚听出来有问题的,估计也会像自己一样,怀疑是幻觉,过后就忘了。

至少这是小周期待的。

但事实是,不管春晚多热闹打麻将吃饺子的观众们也不会太注意,但一旦出现失误,瞬间就被以几何级的速度扩散。

当胡歌和王凯回到后台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两组身体已经僵硬的工作人员,每一个的眼神都生无可恋。

回到休息室里,门刚一关就炸开了。

“两个祖宗啊!!”

“就知道不该让你们合作!”

“几个亿的观众啊!”

胡歌和王凯对视了几秒,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

一屋子的人继续生无可恋地翻白眼。七嘴八舌地把过程描述了一遍之后,两个当事人终于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哎卧槽……”

“这咋整?”

“刚才是直播吧?”

“你说呢……”

“你爸妈应该看到了吧?”

“全国人民都看到了。”

“哎卧槽……”

“你刚才没觉出来有问题吗?”

“没有啊……你也没听出来有问题?”

“没有……我听着挺自然的……要不我也接不下去啊……”

俩人各自的工作人员头如拨浪鼓一样地看俩人对话,越听越觉得这是指望不上这俩祖宗了,赶紧去善后吧,各自摇头叹气接电话开电脑,休息室很快就乱作一团。

只有胡歌和王凯还保持着安静如鸡的表情坐在沙发座里。

“凯哥,怎么办?”胡歌咬着嘴唇,觉得自己犯了天大的错。

“别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外解释口误就行了。”

“那……对内呢?”

“对内?”

王凯话音没落,胡歌就举起了自己的手机给他看,锁屏上砰砰地往外弹着微信留言,大部分都是“恭喜恭喜”“厉害了”。点开袁弘的一条语音——“老胡,你太牛逼了,我那个什么古堡婚礼都彻底败给你了,我靠,你这算是承认了?你这都不仅仅是浪漫了,是红色浪漫啊!恭喜恭喜恭喜恭喜~”

现在换胡歌生无可恋脸了,握着手机耷拉着脑袋看着王凯。

“怎么办?”

王凯顿了一顿,一把拿过了手机,点语音回复。“谢了啊老袁,改天我跟老胡回武汉的时候去看你。新年快乐,盒盒盒。”

胡歌看着王凯录语音时候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这一年来两个人工作忙翻天,聚少离多,也都有许多新的计划,暂时都没有把感情的事提上日程放到首位,也还没跟家人摊牌过。可是自从春晚彩排以来,王凯才知道自己多么想念天天跟胡歌泡在一起的日子。他有点受够了,不想再装做不熟,不想再凡事以事业为重,不想再套路下去。

偏偏这时候出了这种事,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咱们走吧。”王凯把胡歌的羽绒服外套递给他。

“去哪儿?”

“去酒店接我爸妈,一起吃个饭。”

“什么……?你也没说要一起吃饭啊,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王凯看了看他,春晚的妆还没卸,头发吹得很精神,嘴唇亮亮的,小领结看着喜庆又可爱。

“不需要准备,怎么样都好看。”说完捏了捏他的脸。

一屋子鸡飞狗跳的工作人员瞬间石化。

“你俩能别这么明目张胆吗?!”

“我靠啊大过年的我们跟这儿善后你们还在那里还虐狗,老娘不干了行不行啊!”

王凯一阵盒盒盒盒上前赔笑。

胡歌穿好羽绒服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喊:“辛苦大家,辛苦大家,今天屋里有一个算一个,年终奖再加一倍哦,你们凯哥包红包,嘿嘿嘿。”

好吧。谈恋爱了不起。有钱人谈恋爱更了不起。


胡歌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跟王凯父母正式吃饭就是在大年夜里,还是在他喊了他们儿子“老伴儿”之后。饭局全程他几乎头都不敢抬,一碗鸡汤喝了半小时,要不是凯妈妈帮着夹菜估计他都不知道这桌上有些什么。

“谢谢伯母,您自己吃就好,不用照顾我。”

“哎呀我们家王凯在外面就靠你们这些朋友互相照应呢,你们在我们眼里都是孩子,做你们这行不容易啊,晚上肯定什么都没顾上吃吧,快多吃点儿。”

“哎哎。”胡歌点头如啄米,恭恭敬敬地拿碟子又接过了凯妈妈夹过来的鸡腿。

吃了快一个小时,说了许多嘘寒问暖的话,最后凯妈妈才问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刚才直播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对错词了呀?”

胡歌差点把鸡骨头卡在喉咙里,本来还侥幸心理地以为他们没听到呢。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凯就出声了。

“没有。”

没有。就两个字,然后再不多说了,只是默默地给爸爸妈妈倒酒。

“爸妈,我们俩给您二老拜年了,春节快乐。”王凯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像平地而起的一棵树,挺拔又厚重。胡歌原本听他说没有两个字听得胆战心惊,但这棵树的轮廓好像突然给他输入了某种力量。王凯此刻没有看向他,他们坐的位置隔着一段距离,可是胡歌却从没觉得跟他如此近过。

他也举起杯站了起来。

“给伯父伯母拜年啦,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胡歌展开了笑颜,那是他从小就喜欢在长辈面前用的必杀笑容,乖乖的甜甜的,无限惹人怜爱。

事实证明必杀就是必杀。至少这顿饭局平安度过了。


胡歌回到上海过年的时候,觉得家里就像是塞进了一只大象。人人都看得到,只是人人都装作它不在那里。胡爸爸平时很喜欢在网上看胡歌的新闻,这几天却碰都没碰。胡妈妈本来特别喜欢聊儿子上春晚的事情,这次却只字未提。

年初一的晚上,胡歌走进客厅里坐下来跟老爸老妈一起看电视。胡爸爸来回换着台,换到CCTV4的时候正好是春晚重播,正好是王凯和胡歌的合唱。

永恒的心在时空穿梭
生死抉择已经无路可躲
但是爱
不能躲

默契的对视,完美的配合,两个声部的合音悠扬大气,妙不可言。

那只大象就在眼前了,这次不能再装作看不见。

“爸妈,我有事要跟你们说。”胡歌蹭了过去。

“别说了,我又不是没听到。”胡妈妈转身回了卧室。

胡爸爸拍了拍儿子的腿,挤了挤眼睛,“她没事,她昨天还夸你俩配合得特别好。”

胡歌喉咙发堵。知子莫若母,知子莫若父,他这些年的心思,两位老人家怎么能看不出端倪。他以为会回来迎接一番狂风暴雨,没想到是这样平静,反而让他有些惶恐。

晚上跟王凯通电话的时候,他把自己这边的情况都汇报了。

“凯哥,你担心过吗?”

“担心什么?”

“担心未来。以前我最怕的就是对家里人承认,可是真的发生了,就又开始担心以后。我们俩都那么忙,我还要去进修,又有那么多人需要顾及……”

“老胡,你手头有直播时候的视频吗?”

“哈?……”胡歌原本趴在被子里正纠结得乱七八糟,苦水还没吐出来却又被这个人的脑回路打败了。

“我想多听几遍,盒盒盒盒~”

“我没有视频啊……”

“那,你给我说现场版的吧。”

“啊?”

“我想听嘛。”

胡歌隔空翻了个白眼,这只大猫又撒娇。他嘻嘻一笑,“你什么时候换口味了?你不是喜欢我叫别的么……”

“宝贝儿别着急,别的等你回来咱们关上门再叫,盒盒盒盒。”

“嘻嘻嘻嘻嘻~”

这个人好烦啊,每次想认真地聊点什么,总是被他带跑偏,然后话题就向不可说的方向转过去了,可神奇的是跟他这样胡扯互撩几句之后,他自己都忘了刚刚在纠结什么。好像根本也没什么事值得担心。

好吧那就满足他吧。

“老伴儿我问你……”

胡歌说完就被自己逗笑了,在床上胡乱打滚。现在想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就当着几亿观众的面儿说出来了呢?

嗯。可能真的是天意。可能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说出口的时候才完全没有意识到。

“老胡,我可能早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你说错的时候才完全没有意识到。”电话那头的王凯笑够了,这句话突然飘过来,让胡歌有些恍惚,以为他刚才顺着信号爬进了自己脑袋里。

“现在我们多忙都无所谓,你想休息想进修也都无所谓,反正你不管怎么扑棱翅膀也别想飞出我的手心,盒盒盒。我又不是想跟你朝夕相处,是想跟你细水长流,一直到我们很老很老的时候。”

“一直到我每天喊你老伴儿的时候呗。”

胡歌接过话,眼中含笑,望着天花板,像是望着一片深深的湖水,倒映着他们的未来,画面里有牛有羊有有猫有狗,有蓝蓝的天空和暖暖的太阳,还有一个满脸皱纹,可笑起来依然明媚的凯哥。执子之手,安然度日。

老伴儿,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