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Yulia

【靖苏】弯路(现代中长年下养成HE,商战娱乐圈黑道乱七八糟)

与君共:

(二十七)


 


萧景琰没想到,蔺晨说梅长苏给他准备了个惊喜是真的准备了个“惊喜”。他下了飞机,舟车劳顿的被黎纲接到,一直到了家门口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梅长苏的时候,推门就见梅长苏抱了个五六岁大的小孩坐在沙发上。


小孩子眼睛圆圆,有一点婴儿肥,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喜庆衣服像年画里的娃娃似的,长得倒是二十分的可爱讨喜。梅长苏一见萧景琰进来,就在嘴角挂了个笑,他站了起来,小孩子见他动作张手要抱抱,梅长苏就弯下腰就好脾气的抱着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和小孩子讲话“飞流,这是景琰哥哥,快叫人。”


小孩子于是吮着手指头,圆溜溜的眼睛里全是好奇,一边笑一边脆生生的叫“景琰哥哥!”


萧景琰坐完飞机一身的疲惫,心里先是一紧,他冷着眼看了看小孩子,看完小孩子又看梅长苏,他手上的箱子握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用一副我才出去几天你就在家里偷人的语气指着窝在梅长苏怀里笑嘻嘻的小孩子冷冰冰的说“梅长苏,我才出去几天,你就弄了个私生子回来?”


跟着进来的黎纲一愣,刚从楼上下来的甄平一愣,抱着孩子的梅长苏也一愣,前两人愣完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甄平欢迎的话也忘了说。


大家都不说话,梅长苏怀里的小孩子却左看右看,好奇的粘稠的拖着奶音问了一句“苏哥哥,私生子是什么呀?”


甄平和黎纲笑得更厉害。


梅长苏这才反应过来,他被笑得脸上又红又白,狠狠地看了那两人一眼,看得两人光速消失在他们视线范围之内,才腾出一只手,食指尖戳了两下萧景琰肩膀,咬牙切齿的说“萧景琰,你刚回来就要作大死是不是!五年前我还躺在床上,你倒是哪会儿看我有时间弄个私生子!”


萧景琰其实说完自己也知道这是魔障了,回来的路上脑子里反复抑制着他那点痴心妄想,一见到人,却直接见家里多了这么大一孩子,偏偏梅长苏还用一种从没有过的耐心与温情对待他,心里那股不知道是气愤自己还是嫉妒那个什么都不懂却能在梅长苏怀里的小孩子,一下子就来了火。


我小时候他还没这么抱过我呢!萧景琰看着那在梅长苏怀里傻乐的丝毫不知道现在是修罗场的气氛的小孩心里反倒又委屈起来。


光顾着想这些,以至于梅长苏这么两句话说完,他也没反应过来该说句什么缓和气氛。


梅长苏见萧景琰不说话,反倒露出一副茫茫然的样子,刚才想发的火就发不出来了。其实那晚给萧景琰打电话检查课业,他就想说自己带回来了一个小孩子的,可是那天想好的话还一句没说,就全部让萧景琰一句你说若是我梦见了一个人,那我是不是喜欢他给堵了回去,然后他自己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魔法师,这回就得像个担忧孩子早恋,又担忧孩子受伤的家长一样想着怎么给孩子做个思想教育沟通一下了,想着这些半宿没睡着,飞流这事就给忘了,再等,就等到了萧景琰回来的时候时候。


他看着萧景琰,看着面前的男孩子半垂着眼睛,睫毛墨扫的一样覆盖着眼睛,这幅样子不自觉的透出一点冷漠与怒气。他心里就又生起气来,心想我在家里给你那点少年心事操心操了这么久,回来你半句话也没说,就给了我这么一句。


全天下难道还有人比我脾气大?我大你那么多放以前做你爸爸都行了,现在做点什么事都还得看你脸色了?想到这他也站不住了,抱着一无所知的小孩子转身就要走。


然后胳膊一把被人捉住。


梅长苏头也不回,也冷冰冰的讲话“放手。”


萧景琰不放,当然不能放。他不仅不放,还要往前走两步,丧权辱国毫无尊严的垂着头认错“我不对。”


梅长苏冷哼一声,“你也有不对,你最对,你哪有不对的地方?”


萧景琰一听这句,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他有点无奈“你最近是又看了什么狗血电视剧?这都哪里学来的?”


梅长苏回头瞪他一眼,“要你管!”


萧景琰见梅长苏肯理人了,这才安下心来,伏低做小的应和“我不管我不管,你最厉害,想看什么看什么?行不行?”


梅长苏又冷哼了一声。


“哎,”萧景琰又往前走了一步,低声叹了口气,哄道“我错啦,你说之前电话消息你半句都没提,这一回来直接抱个小孩子让他喊我哥,我能不害怕吗?”


梅长苏听了这句看他一眼,也顾不得生气的奇怪道“我让他喊你哥哥怎么了?这有什么害怕的?你脑子里到底是有什么龌龊东西居然能联想到私生子?”


萧景琰见梅长苏终于看他了,于是扁扁嘴,做了个委屈样子“那还不是我这么大的时候你总让我叫你爸爸,我一见这么大孩子,要叫我哥哥,我都要吓死了。”


梅长苏一愣,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笑的厉害,差点连孩子都抱不住,还是萧景琰给搭了把手才又搂回来,他笑的说话说不清楚,只是抬手摸了摸萧景琰头发,“你傻呀你!”


萧景琰见他会骂他傻了,知道这是哄好了,正要说话,却见小孩在梅长苏怀里扭来扭去。小孩子换了个姿势,从趴在那边肩膀到趴到这边肩膀来,正好将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对着萧景琰,他还没懂这两个哥哥之间的暗潮汹涌,没懂怎么回事就忽然吵起了架,也没懂怎么回事就又好了。然而他却是个既自来熟,求知欲又很强的孩子,他见梅长苏没回答之前的问题,又转而问起了萧景琰,“景琰哥哥,私生子是什么呀?”


萧景琰心头一凛,暗道不好。果然再看梅长苏,那人脸上的笑就给收了。他苦着脸,赶紧岔开话题“哥,你还没说这小孩哪来的啊?”


梅长苏没回答他,反而抿抿嘴唇,低声细语的和小孩子解释“他乱讲的,飞流最乖,有苏哥哥呢。”


飞流点点头,“嗯!飞流最乖!”


把小孩子送回楼上,给别人看着,梅长苏才和一路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萧景琰解释,“一个合作伙伴的孩子,父母欠了巨款,把孩子丢下跑了,没有亲戚愿意要,孩子没人领着就得送去孤儿院,”他说到这有点不安的看了看萧景琰,才又继续“我看着可怜,就给抱了回来。”


萧景琰想,梅长苏在看着那个小孩子的时候说不定想到了他,想到他从孤儿院被领回来时那个愤世嫉俗的样子,想到自己每天变着法的给梅长苏添麻烦,梅长苏那样一个没有耐心的人,却没说过一句让他走,反而教他读书,让他上课,在学校里惹了麻烦还给他撑腰,让他长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看着面前提到这些莫名有点小心翼翼的梅长苏,想到他自己那时候,也觉着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垂着头笑了,他想凑过去给那人一个吻,可是又为自己居然想给他一个吻而伤心,他忍了忍,在心里给了自己两个嘴巴,终于只是干巴巴的说“好,挺好的。”


tbc


萧景琰想,梅长苏做的所有的事,都挺好的呀。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