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Yulia

江东有鱼:

『只是当时已惘然——记曼丽』




来写曼丽,也写台丽。
 
爱而不得的女子在各种剧中实在是太多,但台丽这对有始无终的爱情实在让人唏嘘,我并不是一个容易被BG线打动的人,但却想为这对西皮留下些什么。
 
这是一个进入军校前身世十分坎坷的女子,十四岁的时候被养父卖入青楼,花名锦瑟。后又染上了花柳病,幸得一位姓于的商人相救,身体也逐渐恢复如初。曼丽本想以身相许却被婉拒,两人遂以兄妹相称,她也过上了正常学习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那位商人在外被几位匪徒劫财害命,从此以后锦瑟重出江湖。她一个个地找到匪徒,假意与他们共结连理,每每于大婚之夜杀人,因此被人称为“黑寡妇”。
 
在杀完最后一个匪徒之后,她选择了自首。
 
作为杀人犯,她本应无生还之机,但战争改变了她的命运——也许是因为出人的决绝和胆量,她被军统的王天风看中进入军校学习。
 
有这样的身世,不难理解她将那些私底下讨论她过去的男同学们一个个打得落花流水,更不难理解她会在明台面前感叹“人生实难,死如之何?”。毕竟,那是她不想去触碰,却又无法忘记的过去。
 
但是在确定她和明台的生死搭档关系的时候,她对王天风说的是:“他有权利知道我的身世。”
 
第一次一起执行任务,曼丽想永远离开军统洗头革面重新做人。明台最初有过挽留,但最终还是帮她清理掉了所有眼线,说的是:“你可以走了。”
 
“你的过去,你不想说,我自然也不会问。”
 
“但是军校的东西,你必须留下。”
 
脱下戒指之后曼丽不敢回头,自欺欺人地空手去揽明台,而后回头默立于茫茫人海。
 
万人非你。
 
从曼丽选择归队这一刻开始,我想曼丽已经确定了自己对明台的这份爱情,她喜欢那个笑容暖到自己心里的他,也喜欢那个在舞会上身手不凡的他。
 
纵然这是一份卑微到尘埃里去的爱情,纵然很久之前王天风就和她说过——枪这里装的是子弹,是凉的,人这里装的是心脏,是暖的,但想要保护你的搭档,这里就不能太温暖。
 
纵然他们的爱情就如舞会上的探戈舞曲的名字一样,一步之遥。

这是一段注定有始无终的爱情。
 
再后来,曼丽一步步地情根深种。明台会在训练的时候悄悄把明家香塞到她手上,会在自己发烧的时候和教官要求让自己休息还因此在烈日底下被罚站了一天,日常还会把臭袜子扔给自己洗。
 
但是说到彻底沦陷,肯定逃不脱这两件事情。
 
明台中途选择离开军统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离开的话等待曼丽的是死亡,曼丽知道却并不说破,她明白明台值得去过更好的人生,而不是和自己一起在刀尖上舔血,暗无天日。
 
离别的时候,她给了他刚绣好的锦囊,上面一朵花两字锦瑟而已。
 
以针代笔,字格簪花。
 
明台心急欲拆,她却说:“不妨等到以后想起我了,再拆。”
 
“以后想起你了,就来见你啊。”
 
“是啊,到时候草都郁郁葱葱了,也挺好的。”分明眼眶已红却还似答非答地忍着泪笑着。

锦囊里她写的是:“向前看,别回头。”

 临别时刻曼丽抱住明台想要吻上去,明台却躲开了,又歉疚地吻上了曼丽的额头。
 
明台这里对曼丽的态度,似拒非拒。
 
其实,明台第一次在澡堂遇见那样纤尘不染,犹如出水芙蓉般的曼丽的时候,少爷心性如他总是动了几分情愫的。
 
但王天风却始终提醒着明台,生死搭档之间不可以有这种危险的感情,你对她可以是怜悯,可以是同情,却唯独不该也不能是,爱情。
 
将曼丽的身世和盘托出于明台,不仅是交换这头犟牛回到军统的砝码,更是加深了明台心中的同情和怜悯,混淆了他心中这两者与爱情之间的界限。
 
但在曼丽心中,她对放弃了自由回来拼命救她的明台感情更深了一分。
 
有这样一个细节,大雨滂沱,明台最后一发子弹没有射中人性靶,按他和王天风的约定,曼丽必须死。但她却说了一句:“谢谢你。”
 
谢谢你将我看得比自己的自由更重要,也谢谢你这份情意。
 
离开军校前的最后一次任务,曼丽遇见了自己的养父,这个时候的她完全忘记了特工的身份,想要杀之而后快。
 
明台说:“你不能去,我去。”

糟糕的是并没有杀掉他,更糟糕的是,这事传到了王天风耳边。处置办法是,一人殉法,一人上前线。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抢桌上那把枪。

虽然这只是王天风在毕业前想让他们明白生死搭档含义的假把戏,但却让曼丽看到了眼前这个人不仅可以为她放弃自由,还可以,放弃生命。

明台正一点点地驱除她心底里所有的阴暗,和明台在一起的曼丽总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划掉这是什么鬼hhh】

接下来一场戏同样值得玩味,王天风把曼丽养父带到了她的面前,给了她十发子弹满膛的枪,告诉她,杀了他,你就可以除掉心魔,挺直了身子和明台堂堂正正地站在一起。

曼丽却大叫着向屋顶连开十枪。

我想,放下仇恨,放下过去,这才是真正地除掉了心魔。

在上海滩,这是一对所向披靡的生死搭档,曼丽却始终不敢把这份爱说出口,她只是说:“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没想做什么大英雄,只是觉得,遇上他我很幸运。”

果真幸运吗?我不知道。

但是我看得到,曼丽付出的这份爱,很纯粹,不像程锦云那样时刻带着一颗策反的心与明台相处。
她会因为不把军火走私报告给组长而愧疚,纵使这是为了保护他不被上级追责。
她会陪知道军火走私心碎一地的明台喝闷酒,喝到不醉不归。
她会陪明台去救程锦云,纵然那个女人抢了她的明台。
她会对明台一厢情愿地说:“祝我新年快乐。”而后放明台回家过年,而自己孑孓一人。
她会缠着明台拍结婚照,说:“以后见不到的话,也算留个念想,哪怕是假的呢?”后半句的语气近乎乞求。

明台曾问程锦云,木兰从军和白蛇传喜欢哪一个,程锦云说我喜欢白蛇传,因为白娘娘愿意为心爱的人排山倒海。

可真正为你排山倒海的那个人,是曼丽啊。

还有两处细节让我印象颇深。一处是一开始,曼丽说:“我也想报国,就不知道国家愿不愿意要我。”

或许有人说,明台选择和程锦云走到一起是必然,他们有共同的信仰,但是诸位可见,曼丽亦有报国之心,只是可能身世让她失去了少女时代的学习机会。

另一处是得知上线命令是要他们袭击明楼座驾,刺杀明楼时,她的反应不是执行任务而是拉着明台逃离这个鬼地方,她不能陷深爱之人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也就是在这,曼丽情急之下进行了无望的表白。

“就算眼前是万丈深渊,我也会先跳下去等你。”

“我爱你。”

看到明台仍然不愿意离开,她说的是:“那你就跟那个女共党走吧,明台。”

甚至在最后执行任务前组装枪支时,曼丽都差点放弃——这种事情,我干不了。

敢爱敢恨,有情有义,这就是曼丽。

最后的丧钟或者说死间计划,我是不忍心看的。

明眼人如曼丽很清楚丧钟为谁而鸣,就像之前郭骑云和曼丽说的一样——等到胜利之后,会有人把我们清扫干净的,可是,他会活下来,我们留着他,至少证明我们来过,战斗过,我们曾经活过,不是吗?

临行去川沙古墙传送密码本之前,她拿着郭骑云冲洗出来的没有底片的孤本结婚照说,拍得真好,然后悄悄放进了自己衣服的夹层里,将密码本吞了下去。

在绑着绳索,爬下古城墙之前,她说:“还没有来得及,祝贺你⋯⋯订婚⋯⋯”

“谢谢。”他眼中终究还是有歉疚之情。

“你不必担心我,也没什么对不起我。原本就是我贪心,本来就不属于我的。我有什么资格让你忐忑?其实我还是应该高兴,至少,你对我还有愧意。”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当是如此。

行动的指示灯如约亮起,曼丽临别前眼泪汹涌而下:“抱抱我。”

这一次的明台终于没有再推托,“曼丽,别怕。”

“我不怕死,我怕死了之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活着再见,我们是永远的生死搭档。”

“生死搭档!”曼丽擦干了眼泪,那个笑不知道是安慰明台还是鼓励自己。

发现城墙下都是76号的人的时候,明台一开始是想把曼丽拉上来的,但曼丽最后选择用刀割掉了绳索。

她不想因为自己连累了明台,因为情感而无法做出冷静的判断,生死搭档,你生我死,如是而已。

或许只有在曼丽永远离开他之后,明台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怎样一个好姑娘,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对她的爱绝非同情与怜悯。

他从王天风口中得知曼丽身上的密码本还在,她并没有通过尸检,于是便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墓前,一铲一铲地挖开土,快到身体的时候明台扔开了铲子直接用手一寸寸小心地拂去曼丽脸上的尘土,盖上手帕。

即使任务是来取出密码本,他还是想再见她最后一面,而不是直接开挖腹腔。

即使是被76号的人早有准备地包围了起来,明台做的第一件事,还是将土填还回去,而非逃跑。

在致幻剂的作用下,明台潜意识里第一个想起仍然是曼丽,是那个白纱曳地的曼丽。
“我说我俩挺配的吧。”
“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

可惜这一切,都只能定格在照片上,或者说永存于记忆里。
阿诚把这张结婚照交给了明台,明台转过头去,并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的眼泪。
端详许久,只说了一句:“拍得真好。”
一句相隔时间太久的“拍得真好”,那个人终究是听不见了。

“她叫于曼丽,是我的战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惜已经不在了。我答应过她,要介绍你们认识的。”
“一看就是个好孩子。”

锦瑟一名,亦是一诗,怕是作者为其一生作的判词。

或许换一个角度看,与其让两个人在一起的美好渐渐被岁月消磨,这样的结局也不算太差。
毕竟曼丽成为了明台心中的白月光。
无法触碰的冰凉,不能言说的心伤。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
已惘然。



2016.8.14 江东有鱼




 

评论

热度(76)

  1. 少年残像江东有鱼 转载了此图片
    她真美
  2. SunnyYulia江东有鱼 转载了此图片
  3. 闲敲棋子落胡瓜江东有鱼 转载了此图片
    泪目